申慱sunbet -官网(欢迎您!)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党建时空 » 思想建设 » 正文

当我们在谈论支部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——记一次支部读书沙龙活动

来源: 时间:2019年03月12日 [ ] 浏览次数: [ 打印 ] [ 关闭 ] [ 收藏 ]

  市人民检察院第八党支部(公诉处支部)为激活支部成员们阅读与思考的积极性,形成了每周五下午支部读书沙龙活动的传统,采取办案小组依次作为主宾单位的形式分享阅读书籍。这一次活动,一审组的小蒋和大家分享了美国作家雷蒙德·卡佛创作的短篇小说集《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》。小蒋介绍完书籍概要后,支部的王组突然开起玩笑来“当我们在谈论员额时我们在谈论什么”,一时间激起了大家仿句热情,组织委员杨组随口说了句“当我们在谈论支部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”。支部书记关书记“这个话题很不错,平时大家一直工作在支部、活动在支部,不如就势跳开此山,来讨论一下当我们在谈论支部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”。

  有着27年党龄的老党员杨委员说:在我看来,当我们在谈论支部时,实际上我们在谈论一种存在感。我们现在早就进入到了契约社会,身份标签是需要不断弱化的一个评价工具,的确我们应当看他做了什么、而不是他是谁,但实际上我们仍然为各式的身份所铸就,我们的行为也会被这身份所引导、要求,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存在感,我是作为怎样的一种群体存在于这个社会、这个国家、这个世界的。在我看来,支部就是我的一个重要的身份确认,我能通过开党会、学党章、交党费、参加党支部活动等,来不断提醒、加强自己的这个党员身份。这种提醒跟确认,平时也许不见得会显现出多么重要的作用,但是在有些场合的发言、甚至包括在办案过程中对于政治格局的一个认识,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方向作用,我会下意识地在自己的头脑中反映出,我是一名党员。

  秀云姐接着话头说了下去:对于这种感觉,我可能会比在座的一些同志感受更加深刻,因为我和杨组长、瞿老师都是有过部队当兵的经历的。说实话,在部队里,支部真的就是一种家庭的感觉,所以实际上,我觉得如果是我谈支部,我可能第一个会想到的就是归属感。因为我们转业军人从部队到地方,实现的不仅仅是身份的一个转变,其实整个生活轨迹都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转变。我的一些战友,也有自主创业经商的,但是战友相聚说的最多、也最怀念的还是当年我们在部队里那种支部大家庭的归属感。我感觉我比他们幸运的多,也许我赚的钱不多,但是我觉得支部环境给我的归属感是最接近部队的感觉的。所以我觉得,最起码我在工作中的幸福指数还是很高的。

  有着多年反贪部门工作经历的孙老师忍不住点头赞同:其实地方单位也有部队里的那种大家庭并肩作战的感觉,比如反贪部门,一上案子都是集团作战。我到了公诉处,我最大体会就是检察官联席会议的通案制度,特别有种并肩作战的感觉。要我说,支部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秩序感。我们的支部,是一个业务部门形成的支部,实际上大家工作都非常繁忙,但是有一点我特别安心,就是很有秩序,什么时候要学习了、什么情形要汇报案件了、什么问题和困难找谁去讨论请教了,这些都井井有条,哪怕再忙,我心里是踏实的。我觉得,只要有支部在,我心里,就有底。

  无论是资深老党员,还是中青年党员,甚至是还没有进入党组织的新生代,大家都不拘一格地聊了自己对公诉处支部的一些认识体会。最后,关书记也感慨道:不论是存在感、归属感、秩序感、角色感、道义感、自豪感等等,都是一个事物的不同切面。也许现在随着网络娱乐化的泛滥,整个社会都普遍有种价值虚无的危险倾向,但是,总有一些价值是值得我们去坚守的,哪怕听起来有些老派,不那么嬉皮士,它依然是非常之必要的。支部,应当是我们坚守信仰的一个基地,只有根基扎深扎牢,不管社会上刮的什么“网红”风,都能够咬定青山。但是这个功力,就好像是少林寺的内家拳,也不是一时一日的花架子所能成就,真的就需久久为功。最后,大家坦言,这种“形散神不散”的讨论,非常有趣,希望能够多多益善。(市检察院第八党支部  蒋  颖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